华容区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

电影节:国际的意义是什么?

   记者:admin    上传时间:2019-09-26 03:03    已有 人阅读了该文章

  采访第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对于记者来说不啻为一次严峻的考验——考验你的耐心,考验你的体能,考验你的写稿速度,更考验你对自己的工作是否线日,第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官网上发布了一条“严正声明”,题目为“采访北京国际电影节需‘摇号’系虚假新闻”。记者采访得像买车一样摇号?一条不靠谱的假新闻,但它的确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采访第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艰难。

  每天晚上10点钟,几百名跑电影节的记者就会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手机,等待组委会电话的召唤——因为只有被组委会选中的幸运儿,才有机会参加第二天的各项活动,而被选中的人数,几乎永远都小于100。你成为幸运儿的几率,真的跟摇号买车差不多。

  尽管存在着组织工作不够严谨、媒体人数限制过严、不申请就吃不到工作餐等各种问题,但第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依旧让我,以及所有用心参与到其中的记者获益匪浅。

  从字面上看,北京国际电影节与一般电影节最大的不同,就在“国际”两个字上。而事实上,本届电影节最有价值的内容,也几乎都与“国际”二字有关。詹姆斯·卡梅隆、詹姆斯·吉亚诺普洛斯、西蒙·菲利普斯等世界著名电影创作者和经营者带来的电影理念,让正在努力与国际电影市场接轨的中国电影,收获了太多的养分。

  詹姆斯·卡梅隆说,3D技术不仅仅是为电影而研发的,电视剧、体育转播以及一切有可能的地方都能让3D大展拳脚。与国内一些影人仅仅将3D视为增加票房收入的“奇技淫巧”的观念大相径庭,卡梅隆眼中的3D技术本身就是一门艺术,而这门艺术又是为一切潜在对象服务的。

  在资金充足、人力资源雄厚、观众观影热情不断升温的当下,中国电影与世界先进电影最大的差距,是在创作理念和思维方式上。例如总有人质疑中国的3D电影为何常常显得不伦不类,我想最关键的原因就在于国内的创作者只掌握了3D技术的“形”,而未能领会它的“神”——在创作过程中头脑里根本没有3D意识,拍出来的电影中的3D视效只会是附着在故事外表的难看皮毛。

  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董事长兼CEO詹姆斯·吉亚诺普洛斯说,并不是每一部电影都是为全世界制作的。福克斯这样的美国影业巨头尚有如此清醒的认识,国内的一些电影制作机构,却动辄在不经过科学的受众市场分析的情况下就斥巨资投拍所谓“国际电影”,其结果,大多是在国内和国际市场遭遇“双输”。

  中国电影必须走向国际,但前提是方式和方法一定要理性、科学、精准。电影毕竟是一种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工业艺术品,暴发户式的“玩票”投资,既难生产精品,更得不到尊重——在国际市场上,这类电影基本不具备任何生存远景。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在电影节上表示,华谊当下最大的目标是把本土市场做强,全球市场对于他们来说还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具备这种冷静头脑和理性判断的国产电影投资者,值得赞赏。

  在电影艺术不断走向全球化的今天,国际合作已是制片方风险共担、利益共赢的“法宝”。中国电影的国际合作有过《金陵十三钗》《功夫梦》这样的成功案例,但更多的是像《面纱》《谍海风云》这样不算成功的案例。其实票房收入的高低还只在其次,中国影人更应该关注的问题是,在不断深化和加强的国际合作中,自己究竟学习到了什么。

  邀请国际著名导演、演员、技术人员加入中国电影的制作团队,固然是国际合作最为直接、见效最快的运作方式,但我们更要着眼于未来。我们应该为合拍片取得的高额票房而感到欣喜,但更应当深刻地铭记那些国际级影人为我们带来的新鲜创作及营销理念,并努力将之转化为适合我国国情且行之有效的实践经验——而这些宝贵的经验,才是中国电影长远发展之所需。

  在第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上,我亲耳聆听了众多国际级电影创作者和经营者的真知灼见。我想,一个跑电影的记者能经历一次这样的电影节,也算是一种幸运。作者:李博

相关阅读

重点新闻

港澳同胞点赞新中国70年发

9月7日,粤港澳大湾区职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暨澳门特别行政区成立20周年文艺汇演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上演,演出由广东省总工会、香港工会联合会、澳门工会联合总会联合主办。……[阅读全文]

新闻综合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