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容区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

7月1日为何成为中国党成立纪念日?

   记者:admin    上传时间:2020-06-23 06:54    已有 人阅读了该文章

  1921年7月23日,各地党早期组织的代表会集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在这里举行中国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国内各地的党组织和旅日的党组织共派出13名代表出席会议。他们代表着全国的50多名党员。国际也派代表列席了会议。由于会场受到暗探的注意和租界巡捕的搜查,会议的最后一天改在浙江嘉兴南湖的一艘游船上举行。

  党的一大的主要任务是讨论正式建党的问题。会议确定党的名称为中国党,通过了中国党党纲,提出党的奋斗目标是推翻资产阶级,在中国实现无产阶级,达到社会主义和主义。中国党人从此确立了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

  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宣告了中国党的正式成立,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从此,中国有了以马克思主义为行动指南的统一的和唯一的无产阶级政党,长期在黑暗中探索的中国人民,由此有了闪亮的指路明灯,在谋求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斗争中有了自己的主心骨,在中国党的领导下开始了波澜壮阔的斗争。

  那么,既然一大正式召开的时间是1921年的7月23日,但每年为何要将7月1日而不是把7月23日作为党成立的纪念日?其实,7月23日作为一大开幕的时间,是后来党史工作者考证的结果。至于一大具体是哪天召开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不是很清楚。

  目前能看到的最早一份关于一大情况的记载,是形成于1921年下半年的中国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材料,其中清楚地写道:“代表大会定于六月二十日召开,可是来自北京、汉口、广州、长沙、济南和日本的代表,直到七月二十三日才到达上海,于是代表大会开幕了。”可惜这份材料存放在驻国际代表团,很长时间人们并不知晓。

  参加一大的一些代表,后来曾对一大召开的大致时间有过回忆,但具体日期颇有出入。1936年曾对访问陕北苏区的美国记者说:“1921年5月,我到上海出席党成立大会。”这里的5月,应该是指农历。具体动身的日期是6月29日。何叔衡的同乡兼好友谢觉哉在这天的日记中写道:“午后六时叔衡往上海,偕行者润之。”、何叔衡是秘密前往上海的,谢觉哉当时并不知他们去上海干什么。新中国成立后,谢觉哉回忆说:“一个夜晚,黑云蔽天作欲雨状,忽闻同志和何叔衡同志即要动身赴上海,我颇感他俩行动的‘突然’,他俩又拒绝我们送上轮船。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他俩去参加中国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伟大的中国党诞生的大会。”7月4日,和何叔衡抵达上海。

  据陈潭秋1936年回忆:“一九二一年七月的下半月,在上海的法租界蒲柏路的女子学校,突然来到了九个客人。他们下榻于这个学校的楼上。”“到这里来的许多人,是中国各地主义小组的代表。他们到上海的目的,是为正式成立中国党。”因为除上海代表李达和李汉俊外,其他各地的代表大多是教师或学生,收入有限,便由李达的夫人出面,以接待北京大学师生暑假旅行团的名义,租了法租界的博文女子学校作为外地代表的住所。陈潭秋的回忆因距离一大召开的时间相隔不那么久远,故而与实际开会的时间比较接近。

  那么,为什么把每年的7月1日作为中国党成立的纪念日,董必武1971年的回忆颇能说明问题。他说:“七月一日这个日子,也是后来定的,真正开会的日子,没有哪个说得到的。”在中国党成立后的一段时间,并没有在一大召开多少周年之时开展纪念活动。

  把7月1日作为党成立的纪念日,有据可查的最早见于1938年5月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所作的《论持久战》的讲演。说:“今年七月一日,是中国党建立的十七周年纪念日。”是一大代表,在会议期间还担任记录工作,但他讲这番线年了,未必对一大召开的具体时间记忆得那么准确,而且他并没有说一大就是这天开幕的。中国党的成立,标志性的事件自然是一大的召开,但一大召开前已经有了党的早期组织,否则各地无法推选出参加大会的代表。全国各地的党早期组织是1920年下半年至1921年上半年陆续组建的。所以到一大召开时,党的地方组织实际已经建立了。

  中央第一次正式将每年7月1日确定为党成立的纪念日是1941年6月。到这时,中国党已经成立整整20周年,而此时又正处在抗日战争最困难最艰苦的阶段。这年1月,蒋介石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新四军遭受重大损失,第二次达到顶点;与此同时,日军进行大“扫荡”,对敌后抗日根据地实行残酷的杀光、烧光、抢光“三光”政策,敌后抗战面临前所未有的严重困难。为了振奋全民坚持抗战的信心,中央决定隆重庆祝党成立20周年。

  1941年6月,中央发出起草的《关于中国党诞生二十周年、抗战四周年纪念指示》,明确指出:“今年‘七一’是中生的二十周年,‘七七’是中国抗日战争的四周年,各抗日根据地应分别召集会议,采取各种办法,举行纪念,并在各种刊物出特刊或特辑。”中央还提出,宣传的要点是在党外“要深入的宣传二十年来的历史,是为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英勇奋斗的历史。”在党内,“要使全党都明了在中国中的重大作用,在今天他已成为团结全国抗战争取抗战胜利的决定因素,他的政策,关系全国抗战的成败与全中国人民的命运。因此,每个党员都要正确懂得如何运用党的统一战线方针,要加强策略教育,与学习党在二十年斗争中的丰富经验”。

  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各根据地在1941年7月1日前后开展了各种形式的纪念庆祝中国党成立20周年活动。这年的7月1日,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发表《纪念中国党廿周年》的社论,并且刊发《中国党二十周年纪念特刊》。中国党在重庆公开发行的党报《新华日报》也特地刊发了《祝中国党成立二十周年》社论。从这个时候起,每年的7月1日就成为中国党成立的纪念日。

  1921年7月23日,各地党早期组织的代表会集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在这里举行中国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国内各地的党组织和旅日的党组织共派出13名代表出席会议。他们代表着全国的50多名党员。国际也派代表列席了会议。由于会场受到暗探的注意和租界巡捕的搜查,会议的最后一天改在浙江嘉兴南湖的一艘游船上举行。

  党的一大的主要任务是讨论正式建党的问题。会议确定党的名称为中国党,通过了中国党党纲,提出党的奋斗目标是推翻资产阶级,在中国实现无产阶级,达到社会主义和主义。中国党人从此确立了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

  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宣告了中国党的正式成立,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从此,中国有了以马克思主义为行动指南的统一的和唯一的无产阶级政党,长期在黑暗中探索的中国人民,由此有了闪亮的指路明灯,在谋求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斗争中有了自己的主心骨,在中国党的领导下开始了波澜壮阔的斗争。

  那么,既然一大正式召开的时间是1921年的7月23日,但每年为何要将7月1日而不是把7月23日作为党成立的纪念日?其实,7月23日作为一大开幕的时间,是后来党史工作者考证的结果。至于一大具体是哪天召开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不是很清楚。

  目前能看到的最早一份关于一大情况的记载,是形成于1921年下半年的中国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材料,其中清楚地写道:“代表大会定于六月二十日召开,可是来自北京、汉口、广州、长沙、济南和日本的代表,直到七月二十三日才到达上海,于是代表大会开幕了。”可惜这份材料存放在驻国际代表团,很长时间人们并不知晓。

  参加一大的一些代表,后来曾对一大召开的大致时间有过回忆,但具体日期颇有出入。1936年曾对访问陕北苏区的美国记者说:“1921年5月,我到上海出席党成立大会。”这里的5月,应该是指农历。具体动身的日期是6月29日。何叔衡的同乡兼好友谢觉哉在这天的日记中写道:“午后六时叔衡往上海,偕行者润之。”、何叔衡是秘密前往上海的,谢觉哉当时并不知他们去上海干什么。新中国成立后,谢觉哉回忆说:“一个夜晚,黑云蔽天作欲雨状,忽闻同志和何叔衡同志即要动身赴上海,我颇感他俩行动的‘突然’,他俩又拒绝我们送上轮船。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他俩去参加中国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伟大的中国党诞生的大会。”7月4日,和何叔衡抵达上海。

  据陈潭秋1936年回忆:“一九二一年七月的下半月,在上海的法租界蒲柏路的女子学校,突然来到了九个客人。他们下榻于这个学校的楼上。”“到这里来的许多人,是中国各地主义小组的代表。他们到上海的目的,是为正式成立中国党。”因为除上海代表李达和李汉俊外,其他各地的代表大多是教师或学生,收入有限,便由李达的夫人出面,以接待北京大学师生暑假旅行团的名义,租了法租界的博文女子学校作为外地代表的住所。陈潭秋的回忆因距离一大召开的时间相隔不那么久远,故而与实际开会的时间比较接近。

  把7月1日作为党成立的纪念日,有据可查的最早见于1938年5月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所作的《论持久战》的讲演。说:“今年七月一日,是中国党建立的十七周年纪念日。”是一大代表,在会议期间还担任记录工作,但他讲这番线年了,未必对一大召开的具体时间记忆得那么准确,而且他并没有说一大就是这天开幕的。中国党的成立,标志性的事件自然是一大的召开,但一大召开前已经有了党的早期组织,否则各地无法推选出参加大会的代表。全国各地的党早期组织是1920年下半年至1921年上半年陆续组建的。所以到一大召开时,党的地方组织实际已经建立了。

  中央第一次正式将每年7月1日确定为党成立的纪念日是1941年6月。到这时,中国党已经成立整整20周年,而此时又正处在抗日战争最困难最艰苦的阶段。这年1月,蒋介石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新四军遭受重大损失,第二次达到顶点;与此同时,日军进行大“扫荡”,对敌后抗日根据地实行残酷的杀光、烧光、抢光“三光”政策,敌后抗战面临前所未有的严重困难。为了振奋全民坚持抗战的信心,中央决定隆重庆祝党成立20周年。

  1941年6月,中央发出起草的《关于中国党诞生二十周年、抗战四周年纪念指示》,明确指出:“今年‘七一’是中生的二十周年,‘七七’是中国抗日战争的四周年,各抗日根据地应分别召集会议,采取各种办法,举行纪念,并在各种刊物出特刊或特辑。”中央还提出,宣传的要点是在党外“要深入的宣传二十年来的历史,是为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英勇奋斗的历史。”在党内,“要使全党都明了在中国中的重大作用,在今天他已成为团结全国抗战争取抗战胜利的决定因素,他的政策,关系全国抗战的成败与全中国人民的命运。因此,每个党员都要正确懂得如何运用党的统一战线方针,要加强策略教育,与学习党在二十年斗争中的丰富经验”。

  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各根据地在1941年7月1日前后开展了各种形式的纪念庆祝中国党成立20周年活动。这年的7月1日,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发表《纪念中国党廿周年》的社论,并且刊发《中国党二十周年纪念特刊》。中国党在重庆公开发行的党报《新华日报》也特地刊发了《祝中国党成立二十周年》社论。从这个时候起,每年的7月1日就成为中国党成立的纪念日。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相关阅读

重点新闻

分论坛七:“社会企业概

2016年11月5日下午,北京论坛(2016)社会企业概念构建与认证制度发展分论坛于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第八会议室进行了主题为社会企业的本质属性与认证体制的第三场与第四场会议。当天会议……[阅读全文]

新闻综合报导